<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

            娜就說吧

            棒喝:當代中國人為什么迷信大學?

            2017-11-30  關注:2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大學太多,有名的技工學校太少,中國的教育結構頭重腳輕。這里的制度原因,比如許多學校為了提高自己的行政級別而拼命升級等,已是眾所周知的事實。但制度因素無法解釋一切。畢竟,大學建了那么多,總還填得滿,總是有人要上,而且在大多數情況下還需要競爭才進得去。明知大學畢業并不等于找到工作、不少大學在粗制濫造,為什么還有那么多人心甘情愿地要上大學?對這里的文化原因,我們必須有個反省。

              在我看來,小民百姓沒有社會和文化地位,是大學熱的根本?!叭f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是中國自古以來的價值觀念。書讀好了,考中科舉才有官做,其他一切行業都比不上當官。為了維持當官的合法性,讀書人被塑造得不僅有智慧,而且在道德上也高于老百姓。這樣,讀書人就成了君子,憑雙手做事謀生的人就是小人。守著這么個傳統,大學生和技工自然有了上下之分。

              舉個我身邊的例子對比一下。我有位朋友住在波士頓郊區,房子邊上有棵樹搖搖不穩,他請幾個砍樹工操作兩個小時,把樹砍倒運走,順便把另外幾棵樹的枝杈修剪了一下,花了一千多美元。我問一位美國朋友,這樣的價碼是否太過分?她撇撇嘴說:這種傳統上男勞工干的專業活就是貴。用我們中國人的話說,這幾個砍樹工人就是“專家”,這工錢也算是“專家待遇”吧。

              我又想:為什么有中國人跑到國外拿了個博士,就覺得自己可以回來忽悠國人?他們顯然很懂“國情”,知道國人有被忽悠的心理基礎。再看看國內農民工的慘狀,看看東莞那些月薪不到一千元、長期超時工作的人,你能不削尖了腦袋燒錢往大學里鉆嗎?可是,當一個民族對勞動者缺乏起碼的尊重時,這個民族早晚會受到懲罰。

              再舉個例子。在離耶魯大學大約兩英里的地方,有一個惠特尼(Whitney)博物館。雖然從校區開始的Whitney大道一直通到這個博物館,但如果你問在耶魯的中國學生,大概90%以上的人從來沒有去過或沒有聽說過這個博物館。當一位日本同學發現我也不知道時,他吃驚地問:你們中學的課本里不講嗎?你不想到那里看看嗎?我跑過去一看,那個所謂博物館不過是個很簡陋的作坊,是工匠干活的地方。也怪不得,從我的文化背景和出身來看,我心里只有耶魯,哪里看得起這樣的地方!

              然而,這種作坊是我們現代社會的一個起點。作坊的原主人艾里?惠特尼(Eli Whitney,1765-1825) 是軋棉機的發明人。他在接受美國政府的訂單制造滑膛槍時,對槍支部件生產予以標準化改造,令槍械制造的效率大大提高,被譽為是現代大規模機器生產的開創者。比起耶魯那些壯觀的圖書館、實驗室來,這個作坊之寒酸是不用說的。但當你知道這些歷史時,你就會感到這個作坊是能在紐黑文和耶魯并立的文化重鎮。

              如今這個作坊成為一個博物館,還像個木匠的工作場所一樣。我參觀時最驚異的是當時美國人對工匠和大學生的態度?;萏啬崾寝r民之子,從小在父親的小作坊中長大。他當了一段時間工匠后,決定到耶魯讀書。要以中國人的價值觀念看,一個農民出身的工匠上了耶魯,那豈不和范進中舉一般?可是,他的朋友聽到消息后大多搖頭嘆氣:“咳,一個好好的工匠,就這么被糟蹋了!”在那個世界,上耶魯成了人才浪費。

              所幸的是,惠特尼畢業后馬上回到了工匠的世界。這才有了他的一系列發明。這種在名校和“普通勞動者”之間不分高下的傳統一直延續到現在。我有位美國朋友就是耶魯出身,講一口流利的中文,一生的職業是木匠。這要在中國,還不成為又一個爆炸性新聞?

              法國啟蒙思想家孟德斯鳩對中國文化有著嚴厲的批判。其中一點就是皇權專制下國民身上的“奴性”。許多歷史學家也指出,因為這種“奴性”,中國傳統社會的勞動者大多屬于貧困階層,沒有基本的尊嚴。中國一直就缺乏西歐從中世紀以來那種強大的上流勞動者階層,如經營式大佃戶、作坊主、手工業的工頭等等。而正是這個階層對西方的工業化、現代化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比如,工業革命的關鍵性技術,絕大部分和大學沒有關系,而是在類似艾里?惠特尼所經營的作坊中發明的。有學者統計,在十八世紀的英國,只有38%的科學家、18%的工程師、8%的著名應用科學家和工程師與牛津、劍橋有關系(這兩校培養了當時英國大部分大學生)。在著名的應用科學家和工程師中,有70%以上沒有受過任何高等教育。但是,社會對勞動的尊重、上流勞動階層的存在以及他們所享受的社會地位、權利保障、對當地政治的影響,使這些工匠有足夠的資源和動力不停地進行創造發明。

              如今,中國的技工學校畢業生的就業率超過大學生的趨勢越來越明顯。許多中學生也感到讀大學不如讀技校。改變中國人對讀書的崇拜、對大學的崇拜的時刻已經到來。我們的社會,應該學會尊重勞動,尊重勞動者,把他們中的優秀者當作社會精英。這才能刺激這個階層發揮他們的聰明才智。

              (作者系美國波士頓薩??舜髮W歷史系助理教授)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
            <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1.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