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

            文化

            賒賬|盧小夫

            2021-10-12  關注:9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賒賬

            作者|盧小夫


            “這兩個電打的又來了?!崩钣袩o一見到洪、劉兩個單身漢走進自己的店里就心煩。洪是洪共,劉是劉下。這二人穿著邋里邋遢,跟閻王派來的兩個黑白無常差不多。二人身上半年難找出一張紅票子。他們進店沒好事,不是要賒煙,就是來賒酒。兩人前頭還欠了李有無的鋪賬好幾百。

            “李老板,來兩瓶啤酒?!?/span>

            “嗯,還來一包軟白沙“

            “好的,一共14元。錢歸誰付?”

            “過兩天歸我送來?!?/span>

            “你前面欠的還沒還,又來賒!我懶得記賬啰?!?/span>

            “放心咯,如今我洪某人也是個老板,還怕少你那幾個錢!”

            “你什么時候當老板了?”李有無輕輕從鼻孔里回了洪共一句。他心里還補了好幾句:一個電打樣!整天游手好閑,好恰懶做!還當老板,怕是板豬油咯。

            劉下趕忙接過話,“李總,你別小看人,咱洪哥今后可發達了,真當了老板!要不我帶你去他那逍遙逍遙,消費消費一下?”

            劉下話音剛落,洪共的二郎腿翹了幾下,干咳兩聲,似乎瞬間高升了。他慢慢騰騰挪出一句,“老李,來酒咯。晚上叫劉下帶你到我單位去結賬便是?!?/span>

            李有無心里也在嘀咕:他這是啥單位?別人不了解你洪共,我還不知根知底?四十幾歲的人了,二手、三手的女人都沒見討到一個!死爹、死娘都多虧了你們生產隊籌錢埋掉的。那三間破房子也幸虧政府扶貧政策好,給你翻了個新。如今就靠吃點救濟糧,在這吹什么風涼?還單位、單位的,哼!

            劉下見李有無仍無動靜,便又補來一句,“李老板,李老板,你家女人也死了大半年了吧,這干死哈螞,餓死老鼠的日子也怪難受的,啥時候,叫上咱洪哥給你分個大大的漂漂亮亮的,開開洋葷啰?!边@回李有無聽明白了。原來洪共一口一個的單位,是他如今開了個“雞婆店”!他媽的,這種營生還真得他們這種人才搞得!如今嚴打黑賭毒,曾經那些高檔娛樂場所里干賣婬活的都被打掉了,很多小姐便由街上轉移到了一些偏僻的地方。單身漢,屬三無產品——無家無產無親,最適合干這營生,就算抓著,殺了沒血,煮了沒湯的。

            嗨,這個電打的劉下,還真是哪壺不開,偏揭我哪壺!

            說來話長,李有無的妻子于半年前去世了。沒去世前,夫唱婦隨。倆孩都讀初中,家里還開著這個南雜店,生活也算殷實的。一天,他騎著摩托,后面載著妻子一同去進貨,誰知前面一輛車突然快挨近自己,李有無心里一慌,一個急剎車。這一剎,把妻從車上摔了下來。妻倒地,那腦袋剛好碰著一塊石頭,腦門砸出了一個洞,當場流血不止,送醫院搶救幾天后便死了。妻去世后那幾個月,一家人都沉浸在痛苦之中,特別是李有無,曾經朝夕不離的人突然沒了,怎么不傷心失落?但日子還得過,經幾月的自療,李有無才漸漸走出失妻的痛苦。男人是火,女人如水。這火達到一定溫度就會自燃,還真得要女人這水來澆滅哩。劉下這一句,確實擊到李有無要害。李有無腦子稍稍一溜咕,臉色出現了大變化。他的雙眼放出一種奇異的光,但嘴里還是說:劉下,去開你的頭!我才不去他那種鬼地方!你們小心派出所早晚把你們端了!

            煙有了,酒也有了,這倆光棍快活似神仙。洪共喝上幾口后,臉開始紅,脖子也粗硬了許多。他說,他媽的!抓抓抓,來……來呀,我正要找他們!天天喊扶貧、扶貧,老子連女人都搞不到一個,這算哪門子真扶貧?閻王要命,男子要妻,天經地義!

            劉下脖子一仰,往喉嚨深處狠狠地倒了一大口,跟著起哄起來,“人活一世,生不帶來,死不帶去。老子可惜這一世人沒錢,要是有天發財了,也要學賴小民一樣做棟樓房養一百個女明星!”等了一會,他朝李有無輕蔑地看去,說,“老李老李,你有錢我不稀罕!錢不用就是張紙。還是跟著咱洪哥瀟灑!”

            “老李,今天這個小錢,你就別給老子又去記什么閻王簿!等會隨我去,我那有四個,隨你挑?!?/span>

            這李有無光著眼,聽著這二光棍不停奚落。他媽的,這不是在喝老子的酒,發老子的瘋么?但他李有無跟霜打的茄子般,啞口無言。他還不停地給二位光棍張煙。

            作 者 簡 介

            盧小夫,筆名黑老曉夫,湖南人,中國西部散文學會副主席、《中國現代文化報》副總編、中華現代文學藝術促進會南國作家學會主席、中國現代作家協會秘書長、中國散文學會會員、北京寫作學會文化藝術促進會副秘書長、西散南國文學社社長兼總編,著有散文集《待到梨花落》《在那一方》和長篇小說《出路》。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
            <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1.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