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

            文化

            葉梅|熒然一點如火

            2021-09-22  關注:0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初心不改,出污泥而不染 葉梅 作


            點燈 葉梅 作

            前日,在北京琉璃廠西側的榮寶齋,觀看了“文學入畫三人行——魯光、王濤、楊明義畫展”。連續幾天欲下又未下透的大暴雨,使得天氣潮悶,但魯光三人的“文學入畫”讓人耳目一新,頓感一陣清涼。在魯光這三位看來,文學入畫,無論花鳥、人物、山水,實則畫人,及人性、人生,“畫感情、理念、信仰,使繪畫有內涵,接地氣,接人氣,有生命”。觀畫時,不由得讓我聯想到自去年春天以來,我在撰寫泰山出版社之約的《梅花傳》時,讀到明代畫家劉世儒等人的畫作及故事。

            劉世儒,又稱劉雪湖,為明代山陰(今紹興)人,畫梅高手。他所做的《劉雪湖梅譜》,內有“一枝春信”、“數點天心”、“斗柄初升”等梅花譜版畫24幅,雕鐫精美,為明萬歷年間流行于世的著名版畫。如今讀到這套梅譜,讓人如嚼巧工釀造之梅果,回味無窮。一幅幅穿越時代,仍然是活脫脫的千姿百態,峭然風骨呼之欲出。不同于北宋梅譜的是,畫譜上雖然也只是一兩枝梅花,但枝俏而不孤,多是繁花綻放,端莊而自有品格。

            梅花之美不在花艷,而在梅格。十分理會的劉雪湖,畫出的正是一種梅花氣質。而恰能看出劉雪湖畫中深意的,則是為這套梅譜作序的同時代人王思任,《梅譜序》讓人如尋至幽徑,探入梅花之世界,領略到一種深刻的人生感悟。

            “天下有必傳之心,無必傳之人,何也?心可以八萬世,而人必不肯出百年。試擺列一世之人摘看一世之心,卑者逐無涯,高者命不朽。至百年之外,其人與心,俱血俱土也。有熒然一點如火之傳薪者,無幾也?!蓖跛既卧谶@《梅譜序》里說到,人活不過百年,世上沒有長久留存的人,但卻必定有可流傳萬代的精神;無數人和事都將化為塵土,但仍會有薪火點點代代相傳。

            劉雪湖力主“畫梅以韻格勝”,他為畫出梅花的神韻,自年輕時便背著書箱長途跋涉,四處游學,走遍名山幽壑,不知老之將至。最初他是仿照王冕畫梅的筆法,而多年行走研習,他對山野之間的梅花出神入化,后來則完全順從心境,自由發揮。傳說他每在一個地方畫梅之后,一連多少天,那四周的梅香都會悠然長存。王思任對他的格外稱道在于,所謂韻味在歌聲停歇后還會留在人的心里,格調在布控棋局前已具備,那些擅長唱歌下棋的人都懂這一點,卻未必說得明白,更未必能表達,但劉雪湖畫梅卻深得其味,并通過筆下的繪畫淋漓盡致地表達出來,這正是他的獨到之處。

            王思任的判斷沒錯,劉雪湖畫的《梅譜》在明末共刊刻了四次,都先后被人一搶而空。后來,雪湖因家境貧窮無力再行刊刻,同為山陰人,曾經為官的王思任偶爾回到家鄉,見劉雪湖這人鶴發鮐背,兩眼炯炯有神,深以為奇,又驚喜地看到雪湖的舊稿,便動心出資為他再行刊刻,并欣然為此作序?!叭斯仓^雪湖得梅之趣,而吾獨謂鴦湖得梅之苦。人徒欲傳雪湖之畫,而吾獨欲傳雪湖之心,倘從此有如其歌弈之悟以至心而心傳焉是《梅譜》乃導師也”(《梅譜序》)。

            他的本意說得明白,人們都從劉雪湖的畫里看出梅的形趣,但他卻認為雪湖更要緊的是體悟到了梅的苦心;人們只想流傳雪湖的畫,而他王思任卻獨想傳雪湖之梅花精神。

            王思任與這梅譜傲骨心有靈犀。他生于明末,年輕時曾任縣令,后升任南京工部主事等官職,曾備兵九江。清兵入關后,南京建立弘光小朝廷,終日酒色歌舞,不思報仇雪恥,后南京淪陷,清兵進逼杭州,馬士英等擁兵聲言護太后,欲渡江入紹興。王思任則憤然上書太后,痛數馬士英之罪,請斬之。又以《讓馬瑤草》致書馬士英,責其酒色逢君,拒其入越地,其中“吾越乃報仇雪恥之國,非藏垢納污之地”一語,傳為千古名句。

            隆武二年(1646年),六月,紹興城破,清軍巡按御史仰慕王思任之學問風骨,上門邀其合作,王思任在門上大書“不降”二字,并呼道:“社稷留還我,頭顱擲與君?!焙笏餍员苋胪厣进P林依祖墓搭草舍而居,清軍一再逼降,王思任手札一封,稱要保全身體以歸父母,并為長子王槐起書信一封,述自己的亂世之志,終絕食數天而死。

            王思任在為劉雪湖梅譜寫序之時,雖還未曾預料到命運之究竟,但心中已積滿憤懣和擔憂,因而慨嘆“卑者逐無涯,高者命不朽”。魯迅曾在雜文《女吊》的開篇中寫道:“大概是明末的王思任說的罷:‘會稽乃報仇雪恥之鄉,非藏垢納污之地!’這對于我們紹興人很有光彩,我也很喜歡聽到,或引用這兩句話。但其實,是并不的確的; 這地方,無論為那一樣都可以用?!?/span>

            魯迅也很喜歡并常引用這句話,并認為“這地方,無論那一樣都可以用”。要照現在的理解,也就是可以開掘利用的傳統文化,在紹興,在中國,還有無數。

            這部由明代王思任作序的《雪湖梅譜》傳至今日,其間經過無數次刊印,并有無數人加以后序,但均為王思任之心思得以延伸。從劉雪湖到王思任,再到魯迅,都自有一股硬朗的骨氣。這一點薪火,何止百年。

            觀魯光三人“文學入畫”時,讀到筆力蒼勁的“中國?!币划?,雙牛一立一臥,題款“站著是條漢,臥倒是座山”;又有蠟燭成陣,火苗點點一畫,謂之“生命”,如此等等,恰與我前之所寫雪湖精神多有意趣相通之處,不得不感慨中華民族文化之淵源深厚,常在無盡的潛移默化之中。寫罷《梅花傳》,讀得許多畫梅之作,我也頗有心得,近日畫成《點燈》與《初心不改,出污泥而不染》兩幅習作,只為表達對風骨錚錚的先輩們由衷的敬意。

            《點燈》一畫中錄有鄂西鄉寨間流傳多年的一首民謠,幾乎我從兒時起就已入耳,有聲有色,讓人記憶猶新。那婆婆的一番叮嚀樸素感人,恰也是民間的一盞燈火,熒然至今:

            睡到半夜深,門口在過兵,

            婆婆坐起來,豎起耳朵聽,

            不要茶水喝,又不喊百姓,

            只聽腳步響,沒有人做聲。

            你們不要怕,這是賀龍軍,

            媳婦你起來,門口點個燈,

            照在大路上,同志好行軍。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
            <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1.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