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

            文化

            扶風《山水林泉里的風度——讀興舟先生散文記》

            2021-05-06  關注:0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山水林泉里的風度

            ——讀興舟先生散文記

            文:扶風

            扶風《山水林泉里的風度——讀興舟先生散文記》

            印象中,陸陸續續讀興舟先生的文章,是不少的,篇章都不太長,這很合我的胃口,我不太喜歡那些把散文寫的長長而撐起來的很大。他的文章活潑有趣,文化味濃,兼之以親身的經歷,或者說原本便是他真實的文化行為,而記錄不過是留下了文本。他的大部分篇章又都與太行的山水林泉有關,但他又居住在城市里,有一點城市里的寒山而伴山寺之拾得的況味。

            人的面目在世上的出現,總不能由著自已,所以靈魂這個看不見摸不著的存在,往往刻畫著我們的另一幅面目。這可能才是真實的一面。興舟先生筆下的真,保守著散文里天生的誠意,很坦蕩地自由之中,豐含著大自在。這是總體的感覺,這樣真的筆墨,在他記錄太行這一地理對象時,感同身受的體會非常深,認為他在品摩山水景物與林泉境界里,得到了一些秘不外露的暗示。

            太行林慮,是興舟先生的故土,筆墨比他人多了一些基因里的東西。林慮的人文風光又豐厚得很,山人純樸山花爛漫,又是一幅書寫不盡的山水長卷。人在故鄉百里之外,身在仕途公務繁冗,而世間雜七雜八打理完畢,早已心累的如泥。雖然不至于如莼鱸之思,但見秋風起,乃思林慮嶄嶄青絕,夜夜明月,朝陽霞谷,紅柿流丹。心思重返故里山河,人到中年,實在也是沒有什么能比筆墨可以懷情的了。所以興舟先生寫太行風土的味道,一峰一溝,一花一樹,一空一色,一心一意,絕不是山水浪蕩子可以浮華而得的,常如默默佛禪人,善待萍水相逢客。

            扶風《山水林泉里的風度——讀興舟先生散文記》

            因此,細讀他的散文,每到筆墨點染的境界,便有飛云破空的精妙。我們到山水林泉中去,總免不了作雅,但興舟先生的化俗之雅,完全是從生活中得來的,這緣于他對太行林慮山水林泉總體生命的觀照。從《貯云集》到《太行風土小記》,再到《夢里,有幾朵花兒在開》,以精短美文的形式規劃起個性化的太行文學地理圖表,這其實是宏大的架構,把一片山水人文從地面上貫注到筆墨里,再逶迤到文字讀者的內心江湖,形成風調雨順的良性循環。

            《夢里,有幾朵花兒在開》這本散文集,百篇文章,寫太行古村,山中行記,各樣花香,都是我們入太行而常見的事情。但這些常見的事情,在興舟先生的筆下,大約就可以來一番不尋常了,常與我們之常而不常,于是就有別樣的風景人物,偏僻的玄妙境界,獨特的另類蹤跡。比如游記寫的曠達,故事寫的豁達,賞花寫的妙達,對景寫的至達。林慮是一片大山野,在這片山野里的胸襟,走著走著就大了,走著走著就達了,與山同大,與水同達。

            唐興順先生對興舟先生的文章有過極精當的評價:“在他的文字里,太行山就是一個全能的有血有肉感情豐富的世外高人,他與他似乎建立了一條特殊的情感通道,一溝一峰、一草一葉、一村一舍、一個墳墓,抑或一只兔子、一只飛鳥、一窩蟲子,隨時隨地,作者皆可以“一葦渡江”,進入那博大的胸懷里?!痹u論興舟先生的文字,同為山人的唐先生是最有發言權的,特別是建立了一條特殊的情感通道這個點化,確實是眼光獨到而犀利。我讀興舟先生的這一類散文,也總是逃不脫這句評語——他們兩個大約也是有特殊通道的。

            扶風《山水林泉里的風度——讀興舟先生散文記》

            譬如那篇《林慮山記》,就較為集中地展示了興舟先生的筆墨風度。與其它的篇章不同,集中表現出了大的一面,眼界的大,思維的大,結構的大,在謀篇布局、據點立意上環環相扣、互相云蒸,體現出了太行林慮雄秀特色、人文深厚的里面,層層疊疊得豐富多彩,曲曲折折的復雜深刻,大大小小的沉重悲壯,與其他篇章寫意的不同,大尺度油畫一般立體地將整個太行林慮豎了起來,展現出北方山水的宏觀視野。

            我比較喜歡語言,這也是喜歡興舟先生文章的一個原因。語言的風味好,讀書多,中外古今,化成一句話,肯定有味道,所以你平時聽他講家常話,就有文學味道。有些人的語言好,是一讀上去好,不能讀二讀三,但他的語言是上去就好,下來也好,哪怕是不上來也不下去,也有半空里的好。他的語言風格,干凈利落,決不拖泥帶水,但在繁復處,又百轉千結,正百轉千結,忽地又一刀兩斷。

            我有時讀他的文章,其實是并不在意他寫的是什么,只是感受他的氛圍,營造的環境里極為自然的世界,好像筆下的這些,一千種植物,他說話的氣息就是春天到了。這種緩慢地豐富地推進,令他的語言與文章緊密地不可分割。比如寫梅,寫秋雨,寫聽桂堂,寫山魅,寫村廟,寫溪流鳴蟬,寫驚雪憂蝶,好一派山水林泉之下,微熏而醉,步履從容,把山外那些拘束放開了去,還一個山水如相迎的風度回來。

            與有風度的人相處,讀有風度的文章。夢里花開,亦如露水,亦如平湖。

            扶風《山水林泉里的風度——讀興舟先生散文記》

            作者簡介:扶風,詩人、散文家。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
            <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1.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