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

            科技

            新經濟浪潮下 科技金融正呈現五大趨勢

            2020-07-08  關注:0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編者按 近年來,我國在科技金融領域取得了快速發展。隨著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科技金融創新支持政策的密集落地,國內科技金融創新活力不斷增強。 而科創板作為我國科技金融體系的重要構成,開板近一年來亮點多多,在聚焦高新技術產業和戰略性新興產業的過程中,成為助力新經濟壯大的重要力量。為此,本報特組織系列文章探討相關問題,以期激發進一步討論和思考。

            隨著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業變革的不斷推進,新經濟在全球多地蓬勃興起。無數高成長型科技創新企業、平臺型企業、前沿科技創業企業等具有新經濟特色的市場主體快速涌現、爆發成長、迭代更新,成為了推動全球經濟發展的新動能。這其中,既有“科技之父”的原力驅動,也有“金融之母”的育成功勞。我國近年來在科技金融領域取得了快速發展,成為助力新經濟孕育壯大的重要力量。

            與工業經濟時代以銀行保險為核心的傳統金融相比,服務于新經濟的科技金融為適應裂變式發展的新技術、新模式、新組織、新業態,在風險偏好、估值方法、投融資機制等各個方面都具有了截然不同的基因。如果說各類科技創新型企業、新產業、新業態是實體經濟中涌現的新經濟物種,那么科技金融就是金融領域中的新經濟物種。近年來隨著政府促進科技與金融結合的相關改革措施的深入推進,科技金融進入高質量發展的新階段,并呈現出五大趨勢。

            服務對象與投資目標越來越多樣化

            一方面是科技企業群體的分化。在雙創浪潮下持續涌現的新經濟企業,大多遵循非線性成長路線,而處于不同成長階段的企業群體體現出各自鮮明的融資需求特征,從而帶來科技金融服務對象的多元化。比如,“瞪羚企業”群體在全國加速形成,已成為各地科技金融服務的重點和企業上市的優質后備軍。根據科技部相關統計數據,我國國家高新區“瞪羚企業”數量已接近3000家,5年間增長了57%(從2014年1888家到2018年的2968家),而其中的上市和掛牌數量從2009年的2家增長到2018年的546家(105家上市、441家在新三板掛牌)。再如,成立10年以內、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非上市科技領軍企業(后文出現的“科技領軍企業”特指該類企業)成為近年來資本市場最受青睞的新物種,在估值與融資方面均遙遙領先于其他類型的科技企業。

            另一方面是投資目標的多樣化。隨著風險投資行業的日益成熟,專業性的風險投資目標從最初的企業業務拓展到創業團隊、創業項目,再進一步發展到與孵化器捆綁投資、產業鏈投資、聯合投資。如今,對技術路線、新賽道的投資成為投資機構的新邏輯,股權投資越來越具有產業屬性,日益成為培育發展新興產業的主體力量之一。據不完全統計,2019年我國科技領軍企業新獲風險投資額達到10億美元以上的有大數據、新文娛、智慧物流、新能源汽車、醫療健康、人工智能、數字房產、新零售、出行服務九大領域,融資總額占比在八成以上。

            面向前沿科技的“耐心資本”日益成為風尚

            隨著雙創的升級,近兩年全國掀起了新型研發機構、硬科技創業的“新研發”熱潮,而專注于超早期科技創業者的長期風險投資也開始在我國出現,助力前沿領域的科技成果在實驗室階段獲得市場資金的支持,從而加速實現商業化。隨著我國政府對科技金融服務體系的逐步健全,以科技成果轉化基金、政策性創投母基金為代表的一批“耐心資本”紛紛涌現,突破了專業性市場化風險投資基金對科技創業項目的“三到五年”投資周期限制,使得針對早期研發項目的資本支持連續性大幅提高。例如,北京科創母基金作為有耐心的科技成果轉化基金,就旨在引導市場專業管理機構一起為高科技創業項目賦能,投向原始創新階段,幫助企業走出死亡谷。

            產品和服務不斷多元化

            由于新經濟始終處在快速裂變與迭代更新之中,新興產業的高風險性和高差異性可能會使傳統金融出現市場失靈的現象。然而,根植于新經濟的科技金融服務體系同樣遵循跨界融合、生態化、平臺化等新經濟創新規則,能夠為各類科技企業提供個性化的解決方案。

            近年來隨著圍繞科技金融的各項改革深入推進,傳統金融機構和投資機構加強了自身的產品和服務創新、組織創新、機制創新,不斷通過科技金融創新服務于新經濟企業,為科技型中小企業、新興產業所提供的專屬性金融產品和服務日益多元化。例如,我國于2016年起開始探索實施的科技型中小企業“投貸聯動”試點業務,充分體現了新經濟的跨界創新特點,促使商業銀行和PE等投資機構達成戰略合作,商業銀行在風險投資機構評估、股權投資的基礎上,以“股權+債權”的模式對企業進行投資,形成了股權資本和銀行債權資本之間的協同合作。再如,我國不少地方政府都設立了科技金融的風險補償資金池,通過“風險補償資金池”為科技型中小企業申請信用貸款和尋求股權融資提供政策性擔保,在大大降低科技企業融資門檻的同時,融資利率也能得到控制,極大降低了企業信用類貸款的融資成本。

            科技投資規模越來越大

            雙創升級后,隨著連續創業者、平臺賦能的創業者等不斷涌現,成立初期即可獲得1億元以上大額融資的科技企業群體逐漸形成,這在10年前都是極少有的。據相關數據,2017—2019年共有105家此類企業平均融資3.1億元人民幣,最高達到100億元人民幣。其中,74家完成A輪融資,融資總額208.2億元人民幣,平均融資額3.8億元人民幣;6家完成Pre-A輪融資,融資總額7.1億元人民幣;25家完成天使輪融資,融資總額42億元人民幣,平均融資額1.7億元人民幣。同時,成立10年以內、估值10億美元以上的科技領軍企業群體的吸金能力也在不斷擴大。以北京為例,2016年、2017年、2018年的該類企業數量分別為65家、70家、82家,總估值分別為2137億美元、2764億美元、3354.5億美元,企業數量和估值金額呈現連續3年遞增狀態??萍碱I軍企業吸金能力的連續遞增,充分證明了我國科技股權投資規模的持續擴大。

            新賽道成為投資新風口

            新經濟時代,賽道開始成為新興產業爆發的原點。隨著以互聯網、大數據、人工智能、云計算等為代表的新技術快速發展,涌現出大量具有前沿性、科技感、體驗感和創造性的新賽道。投資機構將“投什么、怎么投”形容為賽道。所謂“下注賽道”,即首先對行業趨勢進行前瞻性判斷,然后選擇最有前途和投資機會的領域來做投資布局,而不再是單純尋找企業。

            可以說賽道是投資機構關注的、具備跨界屬性的、有爆發式增長潛力和海量市場前景的新業態。目前,已有部分地方政府提出了搶抓新經濟賽道,通過靈活運用科技成果轉化基金、政策性風險投資母基金等政府基金來引導社會資本進行賽道投資,幫助新賽道內的新經濟企業快速拓展應用渠道,做大市場規模,實現千億乃至萬億級的規模增長。

            在新的時期,全球經濟發展必將加快走向新經濟模式,科技金融的五大趨勢將更為突出。在此背景下,為了穩定經濟運行、搶抓新增長點,更需要充分發揮科技金融對新經濟企業的育成作用,用金融資本杠桿加快新技術、新模式的價值實現,促進更多的新經濟企業健康發展,并賦能傳統產業轉型發展。而科技金融作為金融領域的新經濟物種,也與新經濟企業和新興產業一樣,需要適宜、寬松的發展環境,因此也需要呼喚金融創新突破和金融制度的深層次改革。

            (作者:王德祿 岳 渤 王德祿系北京市長城企業戰略研究所所長,岳渤系北京市長城企業戰略研究所高級研究員)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
            <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1.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