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

            文藝

            【王興舟】碎夢雜記

            2019-07-20  關注:19
            掃碼手機訪問 掃碼手機訪問

                想有一次遠行,遠避繁華,最好在原始森林的深處,藤蔓纏繞的樹下,陽光像線,密密麻麻,絲絲縷縷地攪在一起。讓自己迷失,然后在洪荒的世界里,來一次怦然心動的偶遇,令人驚喜的邂逅,或是無可逃避的狹路相逢,或是血脈賁張的遇驚歷險,盡管是無可選擇,也可能是陌不相識,還可能就是故交舊雨,要么陌生的成了美女,要么熟知的變為猛獸,似曾相識的凝固成石頭。追逐激情 ,可能成為俘虜,選擇搏斗,選擇的是毀滅,這兩難的拷問成了人生難逃的誘惑!

            【王興舟】碎夢雜記

                篝火正旺,新柴噼里啪啦地發著脆響,松油冒著小泡,咝咝地躥著白煙,一個披著彩色花紋獸皮的女人的背影,與云霧煙縹緲在一起,蹲在那里撥弄著火苗,像梳理著經緯之線,火成了有圖案的布面,烤肉散著誘人的香味,還未及前,把躡手躡腳聽成了大踏步腳音,她未回首,悶著喉嚨吼道:“過來吧!”聲音有點威嚴,有點恐懼,有點嫵媚,還有點迷惑。有點困惑,不知她的眼睛長在何處?怎么反射到背后的情景?她從左肩向后用新柴戳過來一塊瀝血的半熟的肉,忙趨前雙手接過來,于是覺得眼前這個有著原始風韻的女人,更加神秘,有了戰栗,也有了渴望,那種滋味,不知是誘惑和沖動,還是無奈與絕望?趨之相向而坐,這位半裸的女人,奶子垂得像懸掛的葫蘆,渾身似被桐油反復浸染過,有斑駁陳舊的光,宛若包漿后的紫檀古董,頭發如瀑布垂瀉,發細若老樹藤須,幾乎是根植地下,比衣袍遮蓋還嚴,整個身體藏在頭發之間,面部看不到,雙手無用時與樹橫長在一起,形成無法靠近的門檻,唯有那蒼涼的聲音在森林里像風一樣地回蕩,忙去四處奔波,撿回來的零零星星,不是山珍,而是遠古的腳音。

                騎著猛獸歸來,人們像樹一樣冷漠,若路旁行道的樹,唰唰地向后傾斜,梳理成一個巨大的背頭,然后消逝得無影無蹤。把猛獸拴在樹上,宛若隨意地把一輛破自行車靠在樹旁?;氐皆鹤?,進入屋里,一切皆是陌,從床上、窗臺、客廳、廚臥、衛生間等,凡是過去生活的空間,連外面的小路和廣場都長滿了密密的樹和綠綠的草,人行其中就像進入了闊大的苗圃,到處彌漫著原始洪荒的氣息。陽光碎影,在樹草間閃耀,然后遁入其中,成了更加微小的動物,但不是草蟲,茫茫漫漫之中,誰也辨不清,找不到,包括自己。

                把傳奇的經歷固定下來,刻在牛胛骨,或是龜甲片上,順著古老的紋理,把短暫的興奮永恒起來,哪怕寥寥數語,抑或模糊不清,然后湮沒于土地深處,或者長滿森林,或者蕩起池水,也許是宮殿,也許是污濁不堪的地方。千萬不要希望有人去發現,還是靠偶然相識與萍水相逢,然后被發掘見光,讓別人去解讀,有時也曲解,甚至會歪曲,才會成為行之于世的真理,也會成就為稻粱謀的學術,走向萬人矚目的講壇,或是接受眾人的頂禮膜拜,或是作為一種支柱千秋彪炳,不管是時間長短,也不管榮辱與毀譽……

                陽光聚攏在一起,白熾的光芒,像潔白的天花板,橫隔在思維的上空,睜眼又看見那位已成木乃伊的女人的奶子又懸在空中,像順藤的瓜,一枝藤蔓細須垂了下來,連著動脈在流淌,乳汁渾濁,有林露的味道,點滴下去,才上心頭,挽救著一個病入膏肓的人,探視的人像電線桿,森然立在兩旁一動不動,但相互間傳感著竊竊的私語,風在樹梢吶喊,聲音不小,但不是咆哮,樹枝垂攏下來,無心無肺地圍觀,然而誰也聽不明白夢囈出來的聲音是什么意思,有什么暗示,表達哪種情緒……

            【王興舟】碎夢雜記

                那類用診斷窺視心靈密碼的人,不管什么儀器,再高級也不如切脈觸及心跳,然而自信摧毀了一切,再用摧毀的一切去重建自信,自信更加頑固和不可理喻,最后導致了殘暴狂妄和目空一切。因為疾病在流行,超過科技和人認知的程度,別再無謂地去爭論魔也道也,彼消此長,維持平衡,永不消停。其實,一切皆無用,無用才成大用,倒不如把自身藏匿,讓思想去遠行,不管是迎擊還是躲避;不管是陷入無法辯解的迷惑,無所想象的迷失,還是走不出的迷茫,索然仰面奔波去,或許偶入繁花深處!

                尋找自我的感覺,常常令人自得其樂,忘乎一切,如皇帝的新衣;然而,要找回真實的自己,卻是很難。因為活在虛幻世界里,真實永遠是縹緲的東西,導致自己常常不認識自己,像閱讀沒有主語的文章,盡管濫用不少的介詞,還頻頻偷換主語,費盡蠻多的心機,也全是佶屈聱牙的病句??!

                這是一次沒有攜帶自我的遠游,是荒徑獨囈的情致,是雪野閑步的寂寞,與文章與語法無關??墒撬峙c什么相關呢?
             

            【王興舟】碎夢雜記

            王興舟,筆名東坡石,詩人、作家,中國作家協會會員、中國散文學會會員、河南省作家協會會員、河南省散文詩學會理事,多家報紙副刊專欄作家、中國當代實力派優秀作家等。連續三年榮獲河南省報紙副刊一等獎;先后榮獲蒲松齡文學獎散文集一等獎、蔡文姬文學獎散文一等獎、中國第五屆全國人文地理散文大賽一等獎、首屆李清照文學獎一等獎等。文學創作成績喜人,已出版有詩集《月舟集》,散文集《貯云集》、《那時花開》、《太行風土小記》等專著。作詞了歌曲《太行?朝陽》、《那里是哪里》,被河南省委宣傳部定為“河南省2018年中原文藝精品創作工程重點項目”入選作品。三十年來堅持文學創作,作品在《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求是》、《半月談》、《散文》、《散文.海外版》、《西部散文選刊》、《散文選刊、《文藝報》、《作家報》、《統一戰線》、《中國現代文化報》、《莽原》、《科技信息報》、《雜文月刊》、《河南日報》、《安陽日報》等國家、省、市媒體多次刊登。

             

            我要評論

            爆料平臺

            掃碼關注315消費文化網
            新聞熱線:13401086968
            郵箱:kjxxb2008@126.com
            歡迎網友投稿爆料

            視覺焦點

            意見建議 返回首頁
            十八禁试看120秒做受
            <samp id="2n7yl"><output id="2n7yl"></output></samp>
          1. <ruby id="2n7yl"></ruby>
            1. 
              
            2. <input id="2n7yl"><em id="2n7yl"><center id="2n7yl"></center></em></input>
              <acronym id="2n7yl"></acronym>